美國

12 min read
【你知道的比我多】【連結分享】https://taike.taipei/you-know-more-than-i-know-john-cale

2024年的前3個月才剛過完,美國波音公司的客機卻已經出現了一連串的飛安事件,而公司嚴重的內部管理問題,也再度被搬上檯面。

讓我們先看看波音這3個月來的飛安事件。

1月5號:阿拉斯加航空的波音737客機從波特蘭起飛約6分鐘,乘客突然聽到一聲巨大爆破聲響,風嘯緊接而來。左側後機身(幸好沒有坐人)一排座位應該是窗戶的地方現在卻出現機門大小的破洞,並把機上乘客的手機等個人物品吸出機身外,一位兒童的整件上衣甚至都被強大的風力撕扯吸走。當時機內的極速降壓讓氧氣面罩自動掉落,而機長也馬上將班機轉回波特蘭,於起飛後的20分鐘後安全降落原機場。當艙門塞爆裂脫離機身並墜落於一民宅的後院時,高度約5000公尺的飛機仍在爬升中,乘客都在座位上繫著安全帶,才沒有造成難以想像的傷亡。

2月6號:聯合航空的波音737客機在紐華克機場降落著地後,機長在控制飛機在跑道上滑行時,突然發現方向舵踏板卡在中立的狀態。幸好他還能藉著減低滑行速度以及前輪的轉向舵柄來控制飛機沿著跑道的中央線前進,最後讓客機安全停下。

3月4號:聯合航空前往邁爾斯堡的波音737客機在起飛約15分鐘後,一個引擎突然著火,被迫返回休士頓的機場,飛機平安降落,沒有任何傷亡。

3月7號:聯合航空從舊金山前往日本的波音777客機在起飛時,一個輪胎突然脫離墜落,砸毀了一輛車子,幸好駕駛不在車內。機長則在洛杉磯機場平安迫降。

3月11號:南美航空從雪梨前往奧克蘭的波音787客機,在飛行途中突然驟降向下俯衝,使得沒有繫安全帶的乘客及服務人員被上拋撞到機頂後又下摔。之後飛機沒再出現問題,平安降落機場。機長事後表示,事發當時機上的儀器表板突然完全凍結,讓他暫時無法操控飛機。當時已經有多輛救護車在機場等待治療受傷的人員,50名的傷患中,較嚴重的13名必須住院。

3月11號:就在前一個事件發生後不到幾小時,聯合航空從雪梨前往舊金山的波音737客機在飛行途中突然開始漏油,迫使機長轉回迫降於雪梨機場。

3月15號:聯合航空從舊金山出發的波音737客機平安降落於奧勒岡機場後才發現機身外少了一塊艙板。當時的機場暫時停止營運並在跑道進行搜尋檢查,但沒有任何艙板的蹤跡。聯合航空的聲明表示,他們不清楚艙板是在什麼情況或在什麼時候不見的。

就在3月11號《紐約時報》也揭露了《聯邦飛行管理局》在阿拉斯加航空事件後對波音公司調查但沒有對外公開的調查報告。調查人員發現,波音工作人員用旅館的塑膠門卡來檢查機門是否密合,還用肥皂水來取代工業潤滑劑。製造737客機機身的 Spirit AeroSystems 公司在13項產品檢驗中有7項不及格,其中也包括了艙門塞。而波音公司在89項的產品檢驗中,有33項不合格。不符合規定的事項一共高達97件。接受品質管理控制程序測驗的6名工程師,平均得分只有58%。

目前最讓人議論紛紛的,則是波音公司的長年吹哨者 John Barnett 3個星期前(3月8號),在查爾斯頓(南卡羅來納州)停在旅館外的車上死亡的消息。當時和波音公司正在打官司的他,因為接受傳喚出庭作證而住在當地的旅館。3月9號 Barnett 沒有在法院出現,他的律師也聯絡不上他,他的屍體才在車上被發現。Barnett 身上的槍傷被當地驗屍官判定為自殺,不過他的朋友 Jennifer 馬上聯絡了媒體,表示 John 沒有理由也不可能結束自己的生命,而 John 甚至在幾個月前就告訴她:「如果我發生了什麼事情,那不是自殺」。

John Barnett 於2017年退休之前,已經在波音公司工作了30多年。2010年 Barnett 開始在位於南卡羅來納州查爾斯頓的波音組裝工廠擔任787客機的品管經理。他曾經多次向公司內部提出787客機的種種缺陷及製造問題,當公司不加以理會,他只好聯絡媒體公開揭露這些弊端,成為對波音公司的吹哨者。2019年他告訴《紐約時報》,他還沒看過任何一架查爾斯頓出廠的飛機,是他願意擔保為安全且適合飛行的。上個月他也才告訴《TMZ》(一個狗仔隊爆料網站),問題所在並非是哪個型號的客機或哪個零件,而是波音本身。他說從2012年起,波音就開始裁減品質檢測的工作程序,要求機械人員自行作驗收。

雖然司法單位已經開始對波音公司展開調查,但波音公司與美國政府的密切關係一直是公開的秘密。從1998年起,波音的遊說集團對華府政治獻金的金額高度一直都榜上有名,而波音也是拿到美國政府最多標案的公司之一。去年波音公司的營業額有37%來自於美國政府,2020年更高達51% 。

波音公司的總執行長 Dave Calhoun 於上星期(3月25號)宣佈將於年底辭去職位,但損害波音聲譽的一連串負面新聞報導並非今年才開始出現,更不單單只是客機安全問題。成立於1916年的波音公司曾經是不斷革新的機械工程表率,也是優良品質的保證,在70年代藉由737商業客機讓飛行普及全球。但 1997 年波音正式併購 McDonell Douglas 軍機製造商,成為美國最大飛航製造公司後,股價變成公司營運主要考量,也是波音品質走下坡的開始。

當波音於2004年宣佈型號787的新客機時,當時的總執行長自誇,787客機的生產花費將少於之前客機生產的一半。但波音把生產787客機的責任分散到50家不同承包商,而這50家承包商又都各自管理自己下游的承包商,下游的承包商又有自己的承包商。更荒謬的是,2007年787客機的正式揭幕典禮上,貴賓、記者、粉絲當時不知道的是,眾目睽睽的787客機竟然只是機身的外殼:機門是木製夾板,從飛機底下往上看可以看見天空,而從窗戶看進去,駕駛座根本就不存在。在進度落後3年,預算超支250億美元後,787客機終於交貨啟用。日本是最先飛行787客機的國家之一,卻因為2個星期內就發生的2場起火事件被迫取消所有波音787客機的航班。2014年半島電視台的787客機專題報導秘密採訪波音工程技術人員,被問到個人是否會搭乘波音的787客機時,15位有10位的回答為否定,而其中一名回答是肯定的員工則開玩笑說:「我大概會坐上去啦,但我好像也有種想死的願望。」

談到這裡,讓我們坐著台客台北的時光機回到2022年4月15號的台灣。

美國聯邦參議院《預算委員會》共和黨首席議員葛瑞姆率團於14號抵台訪問。第二天在向蔡英文致詞時,提出了以下要求

We hope you buy the 787 (我們希望你們買787客機)。Made in South Carolina (是南卡羅來納州製造的)。

不知出於什麼原因,總統府口譯人員趙怡翔卻把 "We hope you buy the 787" 翻譯成「非常希望我們接下來能夠有非常良好的成果」,而 "Made in South Carolina" 則跳過不作翻譯。

總統府的官網上還可以看到完整的英文逐字稿,不過原來的中文翻譯稿已經被下架,只剩下一篇政府內宣公關文作為新聞稿,對葛瑞姆希望台灣購買波音787客機則隻字不提。

當在野黨以及黨外媒體質疑葛瑞姆訪問團是否來台灣推銷波音787客機,蔡英文集團的回應是我們已經能朗朗上口的「中國推動認知作戰」、「破壞台灣社會」等叭啦叭啦叭啦。

蔡政府沒料到的是,葛瑞姆一回美國就等不及向財團金主邀功,並於當月22號發佈新聞稿表示他「充滿希望」台灣將會在「接下來的幾個星期」宣佈「24架波音787客機」的訂單。

而華航也沒有辜負蔡政府的壓力葛瑞姆的期望,於2022年8月宣佈訂購16架波音 787客機。到了2023年5月,華航又宣佈增購8架波音787客機,讓整體787機隊達到24架的規模。

葛瑞姆在2022年4月就已經知道台灣會訂購24架波音787客機,他對蔡政府的了解比我們多。

華航是否受到蔡政府壓力而向波音購買24架878客機,華航知道的比我們多。

此時世界各國紛紛取消波音客機訂單,波音客機到底還有多少品管問題,波音知道的比我們多。

吹哨者 John Barnett 是否被自殺,John Barnett 本人知道的比我們多。

蔡政府的蟑螂政客在過去傲慢囂張、無法無天的8年,從立法院行政院都不斷用「還在研議中」等藉口擋下「吹哨者保護法」,到底居心何在?到底是誰在下指導棋?到底在怕誰吹哨?到底在怕被爆什麼料?

萊豬黨知道的永遠比我們多。

【你知道的比我多】歌詞翻譯

原名:You Know More Than I Know     原創:John Cale

但我們,就像其他憤怒的娼妓
討論之前有過什麼恐嚇
我們再也不需要它們了

你知道的比我多
你知道的比我多
你知道的比我多

反倒是,我在床上讀晨間新聞
面對什麼樣的永無止境
沒有什麼好說的了

你知道的比我多
你知道的比我多
你知道的比我多

眼瞎可以張開眼睛,卻躲在
所有責任與貪婪的推卸之後
你也就一無所求了吧

你知道的比我多
你知道的比我多
你知道的比我多

沒有人聽得進去
他們就是不相信
但它是我唯一的選擇

你知道的比我多
你知道的比我多
你知道的比我多

一堆狗屁,老大用來填補空隙
就像我們這些鼠輩
為抓老鼠,替自己設下的陷阱
也沒什麼好抓的了

你知道的比我多
你知道的比我多
你知道的比我多

那就把我深深埋進那
偷偷爬進所有軟弱者
內心的雜草叢中
就沒有這樣的軟弱了

你知道的比我多
你知道的比我多
你知道的比我多

* 你知道的比我多You Know More Than I Know 的歌曲歌詞創作所有權屬於 John Cale 及其唱片公司,本華語翻譯純為個人詮釋,僅供參考。
** 標題使用的照片來自於 Unsplash,攝影者是 Egor Myznik


相關推薦

台客

台客

/ 歪歪斜斜的台派台灣人 / 蔡英文集團口中的中共同路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