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淑芬

13 min read

【黑手槍】【連結分享】https://taike.taipei/black-steel-tricky

黑手槍 Tricky 官方音樂影片

根據報導,今年恢復實行的一年義務役第一梯次共有670名役男收到政府來函通知,要求他們向部隊報到。我們無法統計掌握的是質疑今年選舉作票行為而收到政府來函提告的人數。

中選會敞開有心人士作票之門的奧步,在 2018 年的九合一大選兼公投就被抓包過。依照歷年來《投開票所工作人員手冊》的規定,票務人員必須在開票前,先向在場民眾宣佈領票的人數。中選會當年卻無預警、無正當理由、靜悄悄地把該規定從工作人員手冊中刪除。民進黨立委林淑芬於同年12月13號在立法院對支支吾吾、裝死賣傻的中選會副主委陳朝建提出質詢後,監察院於2019年提出糾正,中選會才在2020年的選舉恢復開票前必須向民眾公佈領票人數的規定。

立委林淑芬當年在立法院痛批中選會「違反慣例、自創規定、違法亂紀」的影片流傳開後,《台灣事實查核中心》以民進黨打迷糊戰的拿手伎倆,分別於2022年及2024年將該鄉民流傳影片貼上「錯誤」的標籤,理由是中選會已經在2020年的選務作業流程「更新作法」,因此鄉民的「傳言」是過時資訊;因為與目前選務規定不符,所以為「錯誤」訊息。

《台灣事實查核中心》不但對林淑芬的質詢重點隻字不提(是哪個主管允許刪除程序?為什麼中選會蓄意製造選務漏洞?現在誰要為此負責、如何懲處?),還把中選會被抓包才恢復原規定的奧步洗白稱為「更新作法」,刻意曲解模糊鄉民分享影片的緣由,把重要資訊以「傳言」名義壓下,把歷史紀錄用「過時資訊」呼攏帶過。2018年中選會刻意在開票程序動手腳的歷史,不會因為中選會抓包糾正後就不再是事實,歷史事件也不是「傳言」或「過時資訊」。只要完整看過影片的鄉民都曉得,鄉民分享所謂的「傳言」是為了告訴社會,台灣選舉作票有跡可循,其中一個例子就是中選會在2018年開票程序上動了手腳;而黨公關部門所稱的「過時資訊」,更是林淑芬痛批中選會蓄意製造選務漏洞的重要紀錄。

蔡政府這麼在意這支影片,這麼不希望鄉民觀看這支影片,讓黨公關部門特地發文兩次來轉移社會焦點,台客當然要對這支影片大作文章。以下是民進黨還沒變成萊豬黨的立法委員林淑芬於2018年質詢中選會敞開作票大門的內容摘要,並非完整逐字稿,之前請鄉民先務必看完這短短16分鐘的影片:

林淑芬:萬華票軌被發現有作票弊端,開出票數比真正發出票數多了99張。這是選務疏失嗎?是單一人員蓄意作票嗎?不是,因為從法治面來看,是中選會蓄意變更、違反投票的慣例。這是誰決定的?是哪個會議決定的? 為什麼作這種決定?選務人員照規定必須在開票前向觀眾席民眾報告領票人數,中選會卻故意把這項規定拿掉。開票前宣佈領票人數的動作,是幫助監票的民眾以及在場的選務人員發現投開票是否有選務的瑕疵或重大的舞弊的依據,也是歷年來的慣例。是誰決定拿掉這項規定?為什麼這麼改,為什麼這種違反慣例的第一次又來了?

陳朝建:我請選務處處長來回答。

林淑芬:所以你不知道?你們對《投開票所工作人員手冊》選舉程序上的變更,不用報到上面來嗎?你們中選會要不要開會決定?

陳朝建:這個有簽報讓我們機關首長了解,沒有提委員會討論。

林淑芬:簽報的機關首長是哪個機關首長?

陳朝建:我是現在的機關首長。

林淑芬:當時的機關首長呢?為什麼把《投開票所工作人員手冊》要向民眾宣佈領票人數多少人的宣告程序拿掉?為什麼?

陳朝建:這是我們開會時,地方選務人員建議應該要這樣做的。

林淑芬:哪一個地方的選務人員?為什麼作這樣的建議?這樣的建議你們憑什麼認為合理、合情、合法?你們憑什麼認為省略這個程序可以交代得過去,人民可以信任你們的投票不會發生幽靈選票、灌票的疑慮?你們提報的時候,委員有沒有開會?

陳朝建:這個是屬於技術性、細節性的事項,沒有提會討論。。。

林淑芬繼續質問,中選會的創舉嚴重造成制度面有灌票作票的漏洞,誰修改這項規定為什麼陳朝建回答不出來?現在要問責於誰?不遵守慣例要怎麼處分?這不叫做事先規劃不詳,根本是中選會事先放水,讓有心作票的人士有漏洞可鑽。

為什麼宣告領票人數這麼重要?林淑芬解釋,如果開出來的票數少於領票人數,可能有以下情形:像是領票人數算錯或是民眾投錯票軌,這類的選務瑕疵可以後續彌補,但無法彌補的是選票被撕毀、甚至是在封軌或開票時被偷拿出去,這樣就已涉及違法。同樣的,如果開出來的票數多於領票人數,就可能有人把偽造的選票或民眾未領的選票在封票軌或開票時偷偷投入票軌。少了領票人數資訊,開放了舞弊的空間,有心人士要作票,在場的民眾或是票務人員無法知情,也無法防弊於先。刪除公佈領票人數的程序,絕對不是未盡周詳,也不是規劃不周,而是極大的錯誤,而且還是中選會的首創。。。

希望各位鄉民都有完整看完這段影片。

影片中林淑芬在立法院對中選會的質詢發生於2018年,是蔡英文執政的第2年,當時民進黨自己黨員還可以痛批中選會蓄意為作票行為敞開大門,不怕會受到國家機器的迫害。到了蔡英文執政第8年頭的2024年,民進黨員敢和政府唱不同調就是「中共同路人」(例如議員王世堅、立委高嘉瑜),而鄉民履行公民義務替國家監票錄影,在一段又一段監票影片(台客會隨時更新)顯示種種嚴重違規的跡象下,公開質疑批評投開票程序有作票嫌疑(其中有多少影片顯示票務人員沒有、甚至還拒絕公佈領票人數?),得到的不是中選會的反省檢討,也不是警調的徹底追查究責,反而是中選會主委李進勇對鄉民的恐嚇、抹黑、提告、移送檢調。瑕疵與作票之間的界線由李進勇自行劃分,被抓包幾次才算作弊要李進勇說了才算。

私用國家機器來壓倒質疑聲浪,濫用國家暴力來擺平吹哨鄉民,這就是1.5博士蔡英文所帶給台灣「接近完美的民主」。

根據維基百科的記載,時任中選會主委陳英鈐於2018年選務弊端被揭露後請辭,我們不知道蔡政府是否讓他避一陣風頭再替他升官。陳朝建當年護主裝傻的功勞不小,繼續占著中選會副主委之位。現任主委李進勇繼續在中選會狂耍官威,提告「造謠」2024年大選有作票行為的鄉民,小粉綠們也一同歡呼叫好,畢竟陳朝建和李進勇都保證台灣的民主選舉「絕無可能」有作票情事,竟然還有大膽刁民不愛台灣到不無條件相信蔡政府官員。不過,李進勇也安撫鄉民,只要(蔡英文所經營的)法院認定選務機關有違法作票,他就願意辭職,以示負責。至於2018年中選會主導的選務奧步被拆除後,(蔡英文所經營的)法院也並沒有認定任何人違反作票,李進勇請辭能負什麼責,或是會去哪裡升官,鄉民同樣不得而知。

立法院從去年12月20號起就開始放長假,一方面是為了感謝萊豬過半的立委們去年1月26號費盡千辛萬苦,投票反對行政院該在兩個月內將《吹哨者保護法》草案送交立法院審議,再一次成功擋下了這條讓蔡政府執政8年來心驚肉跳又寢食難安的法案,另一方面也是為了要讓萊豬過半的立委們發揮最強大的台灣價值,幫助蔡英文集團掌權來繼續牽著台灣的鼻子走。立法院即將於本月開始今年度院會會期,我們充滿好奇:剛連任成功的立委林淑芬,是否膽敢像質詢2018年的陳朝建一樣,質詢蔡英文愛將李進勇?我們也充滿期待:社會公認是民進黨少數良心的新任立委王世堅,是否膽敢像在議會質詢柯文哲和蔣萬安一樣,質詢蔡英文愛將李進勇?

台灣的義務役恢復一年制,今年首梯役男也已於上星期四入營報到。我們期望看到剛連任成功的不分區立委范雲立即履行她對選民的承諾,完成修法並隨時向國人報告修法進度,讓女性朋友也能收到政府來函徵召入伍,不讓愛國成為男性的專利,讓沒有父母作官的年青人,不分男女都有從軍報國的榮幸,共同捍衛中選會不可能作票的選舉機制,守護台灣接近完美的民主,發揚所向無敵、舉世無雙、照亮全宇宙的台灣價值。

黑手槍 Tricky 現場演出

【黑手槍】歌詞翻譯

原名:Black Steel     原創:C.Ridenhour, E. Sadler, H. Shocklee, W. Drayton (Public Enemy)

幾天前我收到一封政府來信
打開一看
原來是一些蠢蛋寫來的
他們要我向他們軍隊報到之類有的沒的
你能想像我屌他們的樣子嗎
我說想都別想
這國家從沒屌過我這樣的弟兄
因為我也從不屌
我腦筋一下沒轉過來
但就在那一刻
我突然想起
那些蠢蛋是有公權力的

我待在牢房裡時冷汗直流
已經多久了?
他們把我關在州立監獄裏
我得逃出去
但我不是第一個有這想法的人
我坐在牢房地板上考慮我的計畫
我並不是跑路的逃犯
但像我這樣的弟兄
遲早成為下個數據
服刑中的全民公敵
我踩到了他們的底線
他們批評我有的沒的罪行

我收到一封來信
我收到一封來信
我收到一封來信

想像我屌他們的樣子
我說想都別想

我突然想起
那些蠢蛋是有公權力的

我待在牢房裡時冷汗直流
已經多久了?
他們把我關在州立監獄裏
我得逃出去
但我不是第一個有這想法的人

幾天前我收到一封政府來信
打開一看
原來是一些蠢蛋寫來的
他們要我向他們軍隊報到之類有的沒的
你能想像我屌他們的樣子嗎
我說想都別想

這國家從沒屌過我這樣的弟兄
因為我也從不屌
我腦筋一下沒轉過來
但就在那一刻
我突然想起
那些蠢蛋是有公權力的

我待在牢房裡時冷汗直流
已經多久了?
他們把我關在州立監獄裏
我得逃出去
但我不是第一個有這想法的人
我坐在牢房地板上考慮我的計畫

我並不是跑路的逃犯
我並不是跑路的逃犯

許多人開口、痛批、閉嘴(?)
許多人開口、痛批、閉嘴
許多人開口、痛批、閉嘴
許多人開口、痛批、閉嘴
許多人開口、痛批、閉嘴

然而他們仍舊無法理解

我永遠不會是光榮退役軍人
我是黑人
因為這個因素,不真實的情況
我是不平等條約下的輸家
所以我在找支手槍
找支手槍

黑手槍原作原唱 Public Enemy (Black Steel in the Hour of Chaos)
* 黑手槍Black Steel 的歌曲歌詞創作所有權屬於 Public EnemyTricky及其唱片公司,本華語翻譯純為個人詮釋,僅供參考。
** 標題使用的照片來自於 Unsplash,攝影者是 Lianhao Qu


相關推薦

台客

台客

/ 歪歪斜斜的台派台灣人 / 蔡英文集團口中的中共同路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