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思瑤

17 min read
【閉上眼睛(數到幹)】【連結分享】https://taike.taipei/close-your-eyes-run-the-jewels

13歲的 Nyah Mway 才剛從8年級畢業,今年暑假過後就要開始念中學。他來自於緬甸的克倫族,因為長期尋求克倫邦的獨立而飽受軍政府的追緝與攻擊。Nyah的父母在他4歲的時候帶著他和兩個哥哥到美國尋求政治庇護,之後在紐約州的小鎮由提卡Utica安定下來。Nyah的妹妹在美國出生,當時還是由只有6歲的Nyah要求母親讓他替自己的小妹妹取名的。

事情發生在兩星期前。6月28日的晚上約10點20分,Nyah和他朋友在街道上遇到三名警員的盤查。警員告訴他們,他們被攔下是因為他的朋友在大馬路上騎腳踏車,Nyah也走在大馬路上。Nyah向警員道歉,說他不小心忘了。警員問他是什麼意思,他忘了什麼?Nyah回答說他們只是在玩,就住在街對面而已。警員接著詢問,是否可以對他們進行搜身,來確定他們身上沒有攜帶武器?Nyah在舉起雙手後,突然轉身拔腿就跑。

第一名追上Nyah的警員是Patterson。從警調單位釋出的警用密錄器影片中,我們看見Nyah在逃跑時,向在他身後追著跑的警員亮出一把手槍。Nyah被Patterson追上後,我們在影片的一陣混亂無法了解發生了什麼事,接著我們就聽到了一聲槍響。開槍的人,是第二名趕到的警員Husnay,子彈穿入了Nyah的胸腔。雖然三名警員馬上叫了救護車並對他進行急救,但Nyah最後仍傷重不治,在醫院中死亡。

調查人員後來才發現,Nyah所亮出的槍械只是把假槍,但在當時陰暗的追逐中,根本不可能、也沒有時間來判斷槍的真假。三名警員表示,前一天的晚上有商店遭人持槍搶劫,而隔天他們在執勤時,Nyah和他同伴不但就在商店附近的地區,外貌也與嫌疑犯相符。

不論年紀還小的Nyah是不是搶劫商店的嫌疑犯,他似乎犯下了好幾個致命的錯誤:為什麼他要突然逃跑?為什麼他又對警察亮出自己的假槍?不過,一位目擊證人當晚在事發地點以旁觀者視角所拍下的影片,卻又掀開了更多的疑問。因為在影片中,我們看見警員Patterson追上Nyah在一陣中拉扯倒地,兩人開始扭打,而壓住Nyah的Patterson還狠狠地給了男孩一拳。接著第二名警員Husnay趕到現場,卻不知道出於什麼原因,決定在近距離下對Nyah開槍。目擊者告訴記者,當警員把Nyah壓在地上並揮了一拳時,Nyah並沒有回擊。現在他的家屬指控警方執法過當:為什麼Husnay要對已經被壓制在地上的Nyah近距離開槍射擊?

同時比對當事人以及旁觀者的影片,一併考量警方以及目擊者的證詞,我們才有可能從新聞的二手報導約略拼湊出較完整、更接近真相的事情發生片段。如果沒有目擊者提供的影片及證詞,而只有警局提供的影片及說詞,我們對這整個不幸事件的認知是否也會受到影響?目前這三名警員已暫停所有職務,警察局內部以及紐約州檢調單位也已經著手展開調查。

由Killer Mike和El-P組成的雙人饒舌樂團 Run The Jewels 從音樂的歌詞到媒體的訪談都長期關注著種族階級、警察暴力等社會問題,而他們10年前的單曲《閉上眼睛(數到幹)Close Yours Eyes (And Count to Fuck)》更找了 Rage Against The Machine 的主唱 Zach de la Rocha 來助陣,幹譙 Kanye West等非裔明星的愛慕虛榮,痛批黑道的幫派鬥爭卻不聯手對抗警察勢力,狂電執法單位對有色人種的暴力濫權,砲轟權勢主義及宗教制度對弱勢團體的剝削利用,抨擊軍火業金融財團從戰亂災難中獲利。犀利的歌詞不但立即得到歌迷的迴響,音樂影片更讓這首歌曲一炮而紅。雖然歌曲的寫作動機是對有色眼鏡下警察暴力的批判,但影片中沒有邪惡白人警察殺害無辜黑人嫌犯,也沒有憤怒鄉民以街頭暴動來抗議司法不公。我們看見的是兩個疲倦無力的人 – 一名白人警察和一名黑人市民 – 在街上的追逐、掙扎、扭打、拉扯,從白天一直到夜晚。長時間的糾結已讓兩人沒有力氣揮拳或角力,雙方也都沒有用槍或奪槍來傷害對方的意圖。我們無從得知他們之間的過節,卻可以感受這場無止盡鬥爭的枉然無意義。

讓我們回到目前民主生死不明,民主是死是活都執政黨政府說了算的台灣。最近立法院裏兩大黨的全武行吸引了不少觀眾來看戲,卻沒有什麼媒體把新聞報導重點放在立委對政府官員的完整質詢內容,而鬼話連篇的不分區立委沈伯洋更揚言台灣應該廢除國會質詢權,來防止在野黨立委的造謠與做秀,害執政黨立委必須不斷地闢謠。台客不認為這位英文程度只有翁達瑞/陳時奮蔡英文水準,卻又好像自認自己英文好棒棒的沈伯洋了解「謠言」的定義,所以在此請問這位台灣版的麥卡錫:

當台北市立委吳思瑤說「我要的資料你不交,罰錢罰到你會怕。這就是中國下的指令」;

當新北市立委蘇巧慧說「在藍白同意下,可以:將講話令他們不爽的官員連續罰20萬;有沒有藐視國會不需要客觀理由,全由藍白做決定;主席同意就可以強行公開國防外交機密;五個藍白立委就能提議將官員送彈劾和懲戒;將任何政府人員(含約聘、臨時人員)送法辦」;

當不分區立委柯建銘說「國會改革五法通過以後,國會會被習近平管轄,會變成戒嚴」;

當高雄市立委邱議瑩說「國會改革通過後,傅崑萁委員就再也不能被批評了,如果你批評他,就會跟習近平被叫作小熊維尼的下場一樣」;

當高雄市立委邱志偉說「傅崐萁和黃國昌都是中共的棋子,都是第五縱隊在台灣的代表,目標就是破壞台灣的民主」;

當高雄市立委賴瑞隆說「只要你被立法院的多數認為藐視國會,你就要被判3年以下有期徒刑」;

當高雄市立委黃捷說「他叫你來你就要來,你不來,不提供資料就繼續罰,還可以連續罰,一次一次隨便就罰你100萬」;

當沈伯洋你自己說「今天官員不講話,不出席,或說了不如他的意,很抱歉,就直接送去坐牢」;

當沈伯洋你自己說「要把這個國家毀滅,首先讓官員無法做事,藍白要做的第二件事,就是要讓國家財政無法運轉」;

當沈伯洋你自己說「把打過高端的人叫過來問有沒有副作用,然後你說沒有副作用,怎麼可能沒有副作用!這樣是不是就藐視國會?」;

當沈伯洋你自己說「『高風險群』有幾十萬人,一開始就要管好」;

當沈伯洋你自己說「王義川事件及青鳥時代廣場廣告涉詐事件,背後都有中國的影子在竄動」;

到底是哪個猥褻不肖政黨的無恥蟑螂政客明目張膽地在台灣社會上造謠?

然而,比立法院的亂象更令我們擔憂的,是社群媒體上鄉民相互的謾罵侮辱、詆毀攻擊。你如果認為這是統獨政治立場對立下的自然結果,執政黨政府會很欣慰、很高興也很支持你有這樣的想法。但是,我們的問題不在於統獨政治立場的針鋒相對,而是我們最寶貴無價的事實真相,在兩大黨政治立場志不同道不合的情況下,竟然也可以隨之一分為二,分道揚鑣,各奔前程。

你我的意見可以相左,大眾的立場可以對立,但意見不是事實,立場也非真相。事實不可能相左,真相不可能對立。目前整個黨國拼命要擋下的國會改革到底是在野黨想要「擴權」來監督一般小老百姓,還是執政黨想要「限權」來阻止國會有效監督政府官員,你我有你我的意見,各自有各自的立場,這是再正常不過的。然而,台灣的國會的改革是否受到中國習近平在背後指使策動,真相只有一個。《東森電視台》的《關鍵時刻》是否受到中國新華社記者趙博盯梢及指揮,真相只有一個。你要追求查出那唯一的真相,還是相信黨就夠了,就算目前存在著兩個平行無交叉的真相?這是我們台灣民主正面對的危機。

只要我們沒有共享共識的事實真相,社會就只會有枉然無意義的無止盡鬥爭。

在蔡英文集團掌權的8年下來,我們看到(如果你的新聞來源不是只有《太新三民自》)黨國媒體不但製造真相、發明事實,同時也將特定人士的評述包裝作新聞,把黨意呈現為報導,把政客的內宣直接拿來當主題;而標案網軍更是越戰越勇,到處煽風點火、噴藍抹紅。因為,當一個腐敗的政府不論是想要壓下弊案或繼續掌權,最簡單有效的伎倆就是用「另類的事實」、炒作出的輿論來刻意分化社會,製造你我的對立。分化社會是為了方便各個擊破,製造對立不單是為了讓票源大聲宣傳捍衛黨內的真相,更重要的是確保票源不要接觸到黨外的真相。

這就是為什麼沈伯洋「認證」了一份某鄉民所提供近2萬4千個所謂「藍粉」和「白粉」的批踢踢帳號,鼓勵大家把他們加入黑名單,不必在討論區「活受罪」,而且還可以成為「批踢踢的主宰」。如果由提卡Utica小鎮的警察局告訴全美國:看警方提供的密錄器影片就好了,不要理會那位旁觀著用手機拍的影片,因為少數民族對警察都有偏見。你能想像社會民眾會有什麼反應嗎?

不要交流、不要對話、不要接觸、不要去查。這就是蔡英文集團帶給台灣所謂「接近完美的民主」。

只有在一個是非分明不分顏色、事實真相不受黨派自行詮釋的健康社會裏,公民團體才有可能展開信而有徵的實質討論,政黨之間才有可能進行言必有據的正反辯論,鄉民之間才有可能理性理智地坐下來交流對話。這難道不是自由民主的最基本要件?

要扼殺台灣的民主自由,從只看黨媒開始做起。


【閉上眼睛(數到幹)】歌詞翻譯

原名:Close Your Eyes (And Count to Fuck)     原創: Jaime Meline, Michael Render, Zack de la Rocha

快把珠寶交出來
交出
快把珠寶交出來
交出交出交出交出交出
操你的慢動作!

欸!

趕流行的奴隸,你抗議就只為了被列入本他媽的時尚型錄;
我隨手亂寫的塗鴉都像是無政府主義者的錦囊妙計;
帥啊,為罪犯雜誌的中央插頁擺好姿勢;
戴滑雪面罩,全黑打黑吃黑,這就是我的罪犯造型;
你嗨我的造型嗎,老兄?
沒人笑得出來嗎,老兄?
我就要把這媽的鳥地方搞成雷克島,老兄;
我的混混、我的瘸幫、我的血幫和我的弟兄都跑去哪了?
什麼時候你們這些操你媽的烏合之眾才會聯合幹掉警察?
不然就接管監獄,讓這些獄警體驗一下地獄;
燃燒的硫磺,媽的,我就愛這個味道;
毯子到枕頭都被點燃,媽的典獄長在哪裡?
你找到他時,我們不會作掉他,我們只用水刑對付他;
我們為了自由幹掉他們,因為他們出於無聊折磨我們;
就算犧牲了幾個好人,去他的,反正上帝會去作挑選!

是我們,我們造反,法官大人,還是你違背程序;
整個法庭微不足道,你們這些狗娘養的都是行屍走肉;
我是怒髮衝冠的代名詞,活在扭曲的世界中;
我寧願咬破臼齒上的氰化膠囊也不會讓你們這些賤奴得逞;
我是紐約佬,天生註定要被操死;
我把洋基球帽歪歪戴,歪到連走路都會駝背;
瞧瞧Mikey,我知道他也很哈,我們是罪惡的哥倆好;
我們就是會笑著用槍來向牧師打招呼的那種角色;
來吧!

快把珠寶交出來 交出
快把珠寶交出來
交出交出交出交出交出交出交出
快把珠寶交出來 交出
快把珠寶交出來
交出交出交出交出交出交出


一位智者曾說:「我們死定了,我操」;
要說要唱,夭壽年輕小子,打槍記得握好你的蛋蛋;
我把話好好聽進去,去年暑假把這句話刺青在我老二上;
現在這句話永遠無法抹滅,也難怪;
我是來收買人心的,都是百元大鈔,小甜心;
越廉價低級就越物超所值;
我有調情屄語的專業訓練;
濕亮亮地期待我對它們的洗禮;
我知道連鄰居都忍不住要偷聽,哈;
我是選擇異議不和諧音的污穢男孩;
遠方沒有警鈴大響,我還無法放清鬆;
不是我唬爛你,小伙子,這他媽的島嶼是個監獄;
我唯一的慰藉就是夫妻探訪時間做愛做的事。

我的單獨監禁妨礙了夫妻的探訪;
雖然最難受的是想念我女人,
他們也不讓我接近我的孩子;
環境創造壞人,壞人看到景象;
景象變成誓言要報復:
所有惡毒的騙子和政客、
監獄制度下的獲利者、
在奴隸額頭烙字者、奴役社畜者,
還有那些透過宗教控制你的神職人員;
你乾脆把你小孩的衣服脫光光,
然後告訴他們說上帝會原諒他們!

快把珠寶交出來 交出
快把珠寶交出來
交出交出交出交出交出交出交出
快把珠寶交出來 交出
快把珠寶交出來
交出交出交出交出交出交出


嘿!


換德拉上DJ台,舉槍對準你的告密團隊;
我超前部署比你更快恨準;
你可以慢慢啜飲我的母狗釀酒;
我的戰鬥狀態是把豪宅燒成平地,從達拉斯燒到馬里布;
查一下我的履歷;
你住處已成廢墟;
你叫她人形外皮,我的小甜心就會用倒翻來對付你;
你想扮演上帝,她會搗進你的眼窩;
我們厭倦了流血,現在用霰彈把你變成受害者;
我們受夠了程式化死亡,菲利普·A K步槍·迪剋死你;
有彈匣隨時備用,我們橫掃過高譚市;
是的,在陰影的遮蓋下;
黑暗舞蹈步步跳向棺材;
我是有黑色素的傢伙,涉嫌重罪;
像Rakim Allah一樣饒舌叛逆;
FBI都要檢查我的押韻旋律;
沒錯,拼命作藥物檢測來送監獄判刑罰;
正面對決警察的請求;
彈藥用了一盒又一盒;
當我們重創金融體系;
用正當理由掃射你們這些3K黨的國際龍頭;
撈錢撈到鈔票淹滿腳目;
阿富汗人腳趾卻被掛辨識標籤;
現在他們盯梢我,我們就開火回擊,懂吧;
唯一比我們棺材關得更快的只有工廠而已!


快把珠寶交出來 交出
快把珠寶交出來
交出交出交出交出交出交出交出
快把珠寶交出來 交出
快把珠寶交出來
交出交出交出交出交出交出
操你的慢動作!

* 閉上眼睛(數到幹)Get That Communist, Joe 的歌曲歌詞創作所有權屬於 Run The Jewels 及其唱片公司,本華語翻譯純為個人詮釋,僅供參考。
** 標題使用的照片來自於 Unsplash,攝影者是 John


相關推薦

台客

台客

/ 歪歪斜斜的台派台灣人 / 蔡英文集團口中的中共同路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