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釗燮

17 min read
【盯著我】【連結分享】https://taike.taipei/watching-me-jill-scott

老大姐是否正盯著你我?在討論王義川上個月到底是唬爛還是說溜嘴之前,先讓我們看一則《以色列時報》於2000年3月14日,也就是全球第一個新冠肺炎病例出現後的第三個月,所刊登的報導。報導中提到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召開記者會宣佈,政府將採用數位監控措施來追蹤新冠病患(以下為台客翻譯):

/////

『納坦雅胡還表示,政府將採取具侵犯性的數位監控措施來追蹤病患的行蹤,這樣的方法先前是用來對抗恐怖主義的。雖然他對這項讓有關當局可以掌握患者接觸對象的措施並沒有做出具體說明,卻也承認了它對隱私的侵犯具有潛在的問題。

他表示,如何對一般民眾正確施行這項措施,已經詢問過司法部的意見。

有媒體報導,該技術涉及了手機的定位追蹤。

他說:「長久以來我一直避免對一般民眾使用這種手段,但現在我別無選擇。」他又補充:「這些人的隱私會遭受相當程度的侵犯,我們將查詢他們與誰接觸過,不論是生病期間或者是生病前後。它為我們提供了一個非常有效的工具來定位敵人,定位病原體並試著隔離它,而不是隔離整個國家。

他說這項技術「已在台灣進行過測試,顯然非常成功。以色列是唯一擁有這個能力的少數國家之一,我們將善盡其用。」』

/////

除了用「敵人」來形容確診民眾令人乍舌之外,以色列總理所揭露最耐人尋味的三個重點為下:

1、這項政府即將用於染疫民眾身上的監控技術,原本是用來對付恐怖份子的。
2、這項侵犯個人隱私問題的技術,只有少數國家擁有
3、這項技術已先在台灣測試成功,因此以色列也決定跟進。

調閱當時我們國內的新聞報導,蔡政府在2020年的1月底曾宣佈,衛福部將於2月1日開始利用手機基地台訊號來追蹤居家隔離者的活動範圍以作監控。當時染疫的民眾仍屬少數,因此被監控的大多數人是從國外返台的民眾。換句話說,只要政府「懷疑」你有生病的可能,就可以對你進行監控。撇開人權的問題不談,台客奇怪的是:如果我們當時監控居家隔離者的措施只限於基地台的訊號定位,這麼基本不過的技術,為什麼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會宣稱「只有少數國家擁有」,而且還先在「台灣測試成功」後,以色列才決定跟進?基地台訊號的定位不像衛星定位,十分不精確且誤差可達1、2公里,根本難以分秒必爭地監控恐怖份子。

我們確定的是,以色列真正最惡名昭彰的「反恐」科技,是以國私人公司《NSO集團》所研發的《飛馬》間諜軟體。《飛馬》的價格高昂,因此購買《飛馬》使用者幾乎都是國家政府機構。它對人權侵害之嚴重性,也使得《飛馬》受出口管制,外國政府要購買其服務,必須由以色列政府核准。

為什麼《飛馬》如此臭名昭著?只要你的手機有門號,擁有這套間諜系統的政府單位要對你監控輕而易舉。透過一通電話(你接不接沒關係)、一則簡訊(不需要你點擊任何連結)或一個送到 Whatsapp 的訊息,你的手機就已經被《飛馬》滲透而名副其實地被政府「掌握」。政府不但可以取得你準確的衛星定位,還可以隨時打開你手機的相機或喇叭功能進行錄影錄音,更可以取得你手機上所有的資料以及所有通訊內容。你的防毒、防諜軟體查不到《飛馬》的存在,電子加密、VPN也阻擋不了《飛馬》對你的跟蹤。如果東窗事發,政府可以輕易從遠端把《飛馬》程式從你的手機完全清除。

雖然《飛馬》的開發原意是用來反恐、打擊犯罪、反間諜活動,但2021年《衛報》《飛馬專案》揭露,吹哨者所提供超過5萬受監控人士的不具名電話名單經過跨國媒體記者的追查後,被挖掘出記者、人權團體成員、學者、異議人士、左派社運成員或反對黨人士等各國政府眼中的「敵人」,名單上甚至出現了14個國家的總統,其中包括了法國總統馬克宏

台客想知道的是:民進黨政府拼命把所有的吹哨者、批評者、改革者冠上「中共同路人」的頭銜,如果被政府認定是「中共同路人」,國家是否就可以名正言順的對這些「匪諜」進行監控?台客的推特還沒有被網軍檢舉停權前,隱約記得曾經看過一條關於台灣和以色列簽署數位國防安全合作協定的一條推文。當時台客沒有點入看報導內容,只記得出席者有時任數發部長唐鳳以及「鏡電視不用去查」的時任行政院長蘇貞昌。或許是台客記錯,台客今天已無法找到任何相關報導,不過卻找到了在2021年7月26日,唐鳳以及外交部長吳釗燮投稿《耶路撒冷郵報》,標題為《台灣為何尋求以色列協助來對抗網路安全的威脅》的文章,內容是蔡政府千篇一律的外宣八股文,大家可以自行點閱。而台客想提問的是:

1、蔡政府是否曾向NSO集團購買或透過以色列政府取得《飛馬》間諜軟體監控系統?
2、蔡政府是否曾對任何一位台灣人民以《飛馬》間諜軟體進行監控?「抗中保台」不就是要消滅政府認定的「匪諜」?

現在讓我們回到5月27號當天的民進黨政策執行長兼愛國乩童王義川。他在《三立新聞》《新台灣加油》節目上解釋民眾參與524青鳥行動的動機:

『。。。就是有些是小草,有些當然太陽花的,占了整個活動的六成。我們用手機去看他的年齡,差不多六成。20歲以下的,大概佔了一成二,所以大概有七成二是70歲以下的。這些人阿,跟原來的小草,我們有去比對過,他跟原來這個517(台客註:應是519),在民進黨樓下的,那些小草的訊號比起來,也不同人,就是說小草也沒跑,但是這一批人,那這一批人跟上次我們選舉,一月十三之前的選前之夜的人比對,也沒關係。。。因為你去對他的什麼那個基地台訊號對得到。好,所以你就可以知道,這純粹是一批全新的人。那全新的人出現在這個會場的旁邊,代表什麼,代表這些人一定有目標,就是他們不是為了政黨而來的,那分析完大部分大部分都為了黃國昌來。』

從這一段話中我們得到的資訊是:

1、王義川的數學推算和文字邏輯似乎勉強只有小學程度。
2、民進黨團掌握了青鳥行動的政黨傾向以及年齡層等數據資料,並與之前從基地台訊號所收集的民眾黨、民進黨政治集會參與者的資料作交叉比對。
3、交叉比對的乩童結論是:青鳥行動不是受了民進黨的鼓吹,而是因為黃國昌是全民公敵。

在王義川的大嘴巴引起社會對黨國是否濫用個資監控民眾的質疑後,他隔天在Thread的發文如下:

『透過手機訊號取得人流特性分析,是目前商業市場進行活動調查的基本方法。過去新北耶誕城、台灣燈會、交通起訖點調查、風景區遊客來源,都是透過手機信令資料進行大數據分析。這幾週的各項活動當然也會有相關市場分析公司搜集相關資訊,已是常態。我對這次立法院周邊活動人流資訊來自民間的調查,結果也與時代力量進行的問卷結果類似,本黨因無相關設備,非本黨調查資料。』

王義川改口後給我們的新資訊為:

1、他對民眾在政治集會所作的分析並非民進黨的調查資料,而是來自「民間的調查」。
2、如果新北市能透過民間對商業活動作分析,民進黨為何不能對政治活動作調查?

這些「民間的調查」數據資料的取得過程為何?電信公司是否非法提供個資?政黨是否有權利以市場調查的名義來分析集會人民的政治活動?

就在三大電信公司紛紛跳出自清聲明沒有提供過王義川這些資料,民進黨官員也一個接著一個作出「他是他,我是我」、「不曉得他資料從哪裡來」、「沒有對區域作大數據分析」的切割後,黨公關吳崢趕緊勇敢站出來搶救王義川大兵,一邊給王義川一巴掌,一邊對記者解釋:

『王義川是綜合現場、網路資訊、問卷調查等資料,事後進行媒體分析評論,判斷5月24日、5月19日及民進黨選前之夜的群眾是不同類型的一批人,這不需要個資就能判斷,更遑論監控人民,強調民進黨並無相關設備,絕無可能有國家機器介入情事,請在野黨切莫再做不實揣測。』

而為了回應了黨同志的救援,王義川在6月2日的臉書上又再度改口,同時也回吳崢一巴掌:

『我本人沒有資料,也沒有看過資料。519小草行動,網路都有直播,524青鳥行動,民進黨選前之夜,我也有去。去那裡看一看,你會覺得三組同一人?這有需要比對?技術做得到,我沒有去做,因為要花很多錢。我沒有照任何的謠,看人就知道,看影片就知道,去到現場你也知道,用膝蓋想也知道。』

王義川這時告訴我們什麼?

1、他身上沒有資料、也沒看過資料(也就是說,資料是有的,但在其他人身上)。
2、他個人沒花錢作任何調查(但黨有沒有花錢作調查,我們不知道)。
3、他用眼睛和膝蓋就可以思考出集會人群的政黨傾向和各年齡層的比例,還可以思考出三組集會人群完全無身份交集,而不需要任何的數據交叉比對。

一下說是基地台的訊號比對,一下又說是民間市場分析公司,一下說是網路問卷資料,一下又說是神奇的眼睛和膝蓋功能。也難怪民進黨拼了老命要擋下國會改革來捍衛大家說謊的權利。鄉民們當然還是對王義川的資料來源有一大堆問題,不過民進黨什麼大風大浪沒經歷過?要壓下媒體追蹤報導以及社會討論聲浪最快速的方法,就是提告或者讓地檢展開調查,使當事人閉上嘴,避個風頭,等幾個月過後,所有事情自然就不了了之。

到了6月5日,不分區立委沈伯洋也再度站出來發揮他專門指認「第五縱隊」的特殊才藝,對全國觀眾宣佈他在王義川爭議事件的背後看見了「中國的影子在竄動」。台客建議沈伯洋不妨去掛個眼科,檢查一下自己是否在524立法院大戰「第五縱隊」時,摔斷了腦筋也剝離了視網膜。

如果你除了一把鐵鎚之外一無所有,每樣東西看起來都會像支釘子。

如果我們不緊盯自己的政府,我們就要有被自己政府緊盯的準備。

愛國立委沈伯洋佳句名言

■ 民主已死

■ 台灣應該要有應對中國的作戰中心,對國內「高風險群」進行控管

■「高風險群」有幾十萬人,一開始就要管好

■ 台灣社會平常就要多討論哪些人是「高風險」

■ 管控不是監控,而是要保護他們

■ 黑道充當第五縱隊,可能平時就在練習了,近期社會運動已有黑道份子想要作亂跡象

■ 我一直都認為第五縱隊是個假議題

■ 藍白最重要的一件事情,是要掏空台灣,然後沒人做官

■ 他要怎麼讓人不敢做官呢?就是要定現在這個藐視國會罪

■ 今天官員不講話,不出席,或說了不如他的意,很抱歉,就直接送去坐牢

■ 他目的就是要把我們所有的行政官員,包含我們的院長,全部壓在地上磨擦

■ 他們用一個這樣的法案,短短4個月就可以毀滅一個國家

■ 我覺得國會改革很急是因為中國在後面

■ 中國跨國打壓言論,立院調查權、藐視國會罪恐成協助工具

■(為什麼民進黨完全執政8年不作國會改革?)因為法案太難寫了,寫不出來

■ 王義川事件及青鳥時代廣場廣告涉詐事件,背後都有中國的影子在竄動

■ 讓大家覺得王義川是個小丑,這是他們的目的

■ 黃國昌那天是沒有人性的人才會說的話,這個人已經是行屍走肉,他已經沒有靈魂

■ 傅崑萁和黃國昌有一個整體計畫,會把這個國家毀滅掉。假設他們定一個法案,說要從北京到台北要蓋一個鐵路,他如果通過這個法案,行政部門就要作耶!

■ 民進黨因時空不同,在不同時期,不斷平衡行政與立法

■ 把打過高端的人叫過來問有沒有副作用,然後你說沒有副作用,怎麼可能沒有副作用!這樣是不是就藐視國會?

■ 民進黨把台灣帶往美麗與善良

■ 民進黨在媒體與網路處於弱勢

■ 中國需要什麼證據,親中立委就可以配合調查,把人送去坐牢

■ 台灣面臨政治人物的騙術,以為是改革,卻不知被騙

■ 有幾分證據說幾分話,現在可以很確定的事情是,有中國的記者來到台灣

■ 知道你喜歡看的A片類型,就可以猜測到你是自由派還是保守派

■ 沈粉:看完撲馬的直播大哭一場。沈伯洋:那是因為你有崇高的靈魂


【盯著我】歌詞翻譯

原名:Watching Me     原創:Jill Scott, Rich Medina, Ted Thomas, Jr., Roy Ayers, William Allen

盯著我(X7)
盯著我(X7)

我醒來的第一件事
還有夜裡闔上眼之前
我認為、意識中、感覺到
欸 似乎
我在某個顯微鏡下被研究著
衛星在我頭頂上
訊號傳輸器在我金錢交易裏
虎視眈眈、觀望著、監視著、關注著、
仔細地看著我
緊盯著我的一舉一動
我在哪裡
我見了誰
我怎麼、又從何處、又和誰賺我的錢
搞~屁~啊?

「不好意思,小姐,
可以把妳的電話和社會安全保險號碼給我嗎?」
妳問誰啊,我嗎?
我不過想來這裏買幾顆3、4號電池
拜託好嗎
我~拒~絕!

盯著我(X7)
盯著我(X7)

看看我這支手錶
應該把它拆開
天曉得有誰會在裡面動手腳
紀錄我的行蹤
挖掘我的家務事
安~全~監視器鎖定了我
在每一家商店的
每一個層樓的
每一間更衣室都有
媽的,我的民主在哪?
還有平等勒?
還有隱私勒?

妳忙著盯著我,盯著我
卻忽視了
妳自己的白目
毒品進入我的社區
槍械進入我的社區
我的社區到處是黑道條子

然後妳一直說我很自由
然後妳一直說我很自由
然後妳一直說我很自由

忙著盯著我

盯著我 (X7)
盯著我 (X7)

我的籠子看不到鐵欄桿
如果我要繼續留下來
我要替自己蓋一棟鉛皮屋
隔絕那些鬼衛星
DirectTV 直播電視台
是我在看它,還是它在看我?
欸,誰能真正曉得
但我感到我被盯上了,鄉親朋友
我被監視著,鄉親朋友
事情不太對勁
事情不太對勁

盯著我 (X7)

然後妳一直說我很自由
然後妳一直說我很自由
然後妳一直說我很自由
然後妳一直說我很自由
然後妳一直說我很自由
然後妳一直說我很自由

然後妳一直說我很自由
然後妳一直說我很自由
然後妳一直說我很自由
然後妳一直說我很自由
然後妳一直說我很自由
然後妳一直說我很自由

* 盯著我Watching Me 的歌曲歌詞創作所有權屬於 Jill Scott 及其唱片公司,本華語翻譯純為個人詮釋,僅供參考。
** 標題使用的照片來自於 Unsplash,攝影者是 Rui Silvestre


相關推薦

台客

台客

/ 歪歪斜斜的台派台灣人 / 蔡英文集團口中的中共同路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