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min read
【母親】https://taike.taipei/mother-tori-amos

母親 Tori Amos 2015年重新灌錄版本

作家瑪格麗特·愛特伍Margaret Atwood曾表示,她於1985年出版的反烏托邦作品《使女的故事The Handmaid's Tale》並非科幻小說,而是對未來的臆測小說Speculative Fiction。故事中,宗教狂熱勢力以軍事叛變推翻美國政府,成立了極權的基列共和國Republic of Gilead。在神權專制的統治下,女性在實質上、在名下都成為男性的附屬品,唯一的價值是她們的生育能力。在思想改造中心裏,女性從掌管中心的「阿姨們」學習接受使女的任務,以及對男性的絕對服從,之後再被分配到沒有小孩的家庭中,貢獻出自己的自由與子宮,讓自己受孕生子。阿姨Lydia告誡她們,自由不只有單一形式:在從前荒誕雜亂的時代,女性有「擁有的自由」,而新時代女性獲得的是「免於的自由」;從前的女性也許擁有受教育的自由、擁有工作的自由,但基列共和國Republic of Gilead的女性享受的是免於獨立思考的自由、免於自己賺錢的自由。把身體交給國家使用,把意志交給男性支配,這樣的生活,才能夠讓女性得到物質保障及社會尊敬。當使女Janine在定期舉行的見證會Testifying上敘述自己14歲時被多人強暴的遭遇時,所有的使女在阿姨的口令下同聲唱誦:

「這是誰的錯?」
「她的錯!她的錯!她的錯!」
「是誰引誘他們的?」
「是她!是她!是她!」
「為什麼上帝讓這種可怕的事情發生?」
「為了教訓她!為了教訓她!為了教訓她!」

瑪格麗特·愛特伍Margaret Atwood書中描繪的恐怖夢魘,卻是美國共和黨從沒停止過企圖實現的烏托邦。在保守黨派與宗教人士不斷宣導男女有別、要求回歸傳統家庭價值、加強灌輸基督教義的背景下,厭女、恐同言論不斷的川普Trump就職當年讓《使女的故事The Handmaid's Tale》銷售量增加了60%,而從選舉期間算起更暴增至200%。在同一年,喬治·歐威爾George Orwell的小說《一九八四Nineteen Eighty-Four》的銷售量更狂漲了將近10,000%,尤其是在川普Trump顧問凱莉安·康威Kellyanne Conway在全國觀眾前把川普Trump政府的唬爛鬼扯稱之為「另類事實Alternative Facts」之後。

歌手 Tori Amos 的首張個人專輯 Little Earthquakes 收集了一首首女孩轉為女人的成長陣痛以及重生渴望。從以身體取悅男同學,到被持槍的酒客強暴,從無愛的性虐關係,到分手的眼淚,從對宗教枷鎖的質疑,到自我的囚禁消音,她用鋼琴發洩的女性意識在90年代的樂壇引起了一連串不小的地震,而去年也發行了30週年的紀念版本。《母親Mother》是專輯中我最喜歡的歌曲之一。曲中的紅髮女孩就要離家出嫁,失去自己的名字,不再為自己而舞。離家的一路上灑了麵包屑作記號,卻被大雪覆蓋住。她只能悄悄地請求媽媽,可不可以不要把家裡的燈關掉,讓她有天可以找到回家的路。

過去的30年我總把「我走進了你的夢 / 現在我卻忘了 / 如何作自己的夢......」以及「我逃跑進了 / 你的逃跑進了 / 我們最喜歡的逃離恐懼之處......」這兩個段落想像是紅髮女孩對丈夫的告白。30年後我突然有新的詮釋與領悟:告白的對象也可以是母親。女性在傳統父權社會裏的終極任務是成為人妻,至高成就是升等母親。父權社會花盡心思來打點、約束、控管、再教育女性族群,就是要把她們塑造成父權主義意識形態的最佳傳遞發揚者;畢竟,每位女性都有母親,每位母親也都是女兒。讓每一位母親自動成為思想改造中心的阿姨,讓每一位母親的夢想都是女兒嫁個「好丈夫」,讓每一位母親的恐懼都是沒有「好丈夫」就沒有「好出路」,讓每一位母親把自己的夢想及恐懼灌輸給每一位女兒,讓每一位女兒也把遺傳下來的夢想及恐懼傳授給下一代。父權主義的教條要千秋萬世,就這麼簡單。

母親 Tori Amos Carefree劇院現場演出

【母親】歌詞翻譯

原名:Mother     原創:Tori Amos

走 走 走 走吧
走出窠巢的時候到了
走 走 走吧
沒有安全網的馬戲團女孩
好了好了啦 不哭
是妳舉手自願參與這項任務的
把絲帶塞進妳的頭盔裏
當個好士兵
首先用我的左腳
再來跟著的是右腳
褲襪在嚴寒中凍出破洞來

母親 車子已經到了
誰讓家裡的燈亮著好嗎
綠色的豪華禮車來載
紅髮的舞蹈 舞蹈女孩
當我為他起舞時
誰讓家裡的燈亮著好嗎
以免
以免如果我喜歡上這支舞
我還可以記得我來自何處

我走進了妳的夢
現在我卻忘了
如何作我自己的夢
妳才是聰明人 對吧
為妳戴上面紗的新娘們
我們告訴妳所有的秘密
僅剩下最後一個
然而妳想都別想
電話通路已被切斷
不斷滴著血
隨著時間的流逝
搭配妳的教誨就像是毒藥
讓我背叛了月亮的本性

母親 車子已經到了
誰讓家裡的燈亮著好嗎
黑色的戰車來載
紅髮的舞蹈 舞蹈女孩
他就要替我改名了
也許妳會讓家裡的燈亮著
以免
以免如果我喜歡上這支舞
我還可以記得我來自何處

我逃跑進了
妳的逃跑進了
我們最喜歡的逃離恐懼之處
它橫跨天空
劃過我的心
我把雙腿交叉夾緊
我的天啊
首先用我的左腳
再來跟著的是右腳
麵包屑在雪地裏消失無蹤

噢 母親
噢 母親 車子已經到了
也許 也許
妳會讓家裡的燈亮著
為這位 為這位 為這位
舞蹈的紅髮女孩
他就要替我改名了
也許妳會讓家裏的燈亮著
以免如果我喜歡上這支舞
我還可以記得我來自
何處

母親
母親
母親

母親 Tori Amos 費城現場演出
* 母親Mother 的歌曲歌詞創作所有權屬於 Tori Amos 及其唱片公司,本華語翻譯純為個人詮釋,僅供參考。
** 標題使用的照片來自於 Unsplash,提供者是 澳洲 Museums Victoria


台客

台客

/ 歪歪斜斜的台派台灣人 / 蔡英文集團口中的中共同路人 /